诈骗、征信不良、多了两段婚姻两个孩子…她被另一个“我”搅乱人生

 要不是被追债

还不知道另一个“自己”的存在

……

1989年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孟家村赵家屯的方微,因被追债发现了另一个“自己”。除了身份证上的照片不一样,两个“方微”共有着身份信息:婚姻、银行卡、医保卡、房产证……自从发现另一个“我”,方微开始了一段离奇人生,银行卡被注销、因诈骗要被抓、征信有不良记录、名下多出两段婚姻两个孩子……五年间,方微陷入“惑与祸”的漩涡,一直在找回自己,找回仅属于自己的人生。

 

2017年9月

被电话追债 发现另一个“自己”

 

方微毕业后来到宁波工作,一直生活得很安稳,但2017年9月的一个电话打破了她生活的宁静。
“怎么回事,欠钱不还,请马上还款,否则我们将起诉你。”那天,吉林长春捷信消费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给方微打来电话追欠款,从来没贷过款的方微以为是诈骗电话。但之后她每天都会接到追款电话,虽然反复解释不是本人贷款,可对方报上的身份证号与自己的竟一模一样。“我从没去过长春,我第一个想法就是有人冒用我的身份证贷款。”
2017年的9月28日,方微特意去了长春市捷信办事处,对方拿出当时的贷款资料核对,发现身份证号一样,但照片不同。该公司去当地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查询后,发现方微的身份证号下确实还有另一个同号的“方微”。“派出所跟我说两个同号证来自一个派出所,按照属地管理,我需要到属地派出所立案侦查。”

 

2017年10月

派出所称可能是工作失误 开出证明

 

返回哈尔滨后,方微立刻前往户籍所在地的派出所报案。“当时户籍民警接待了我,并在公安网上调出我的身份证信息,我在电脑屏幕上第一次看到另一个‘方微’。我的脸瘦,她的脸胖一些,但一看就是截然不同的两张脸。”
采访时,记者看到2017年10月份当地派出所给方微开具的一纸证明。“现有我辖区孟家村赵家屯方微,该人身份证号为2301211989xxxxxxxx,方微的身份信息在2016年8月26日办理的身份证图像为错误图像,经核实不是方微本人,现已更正方微信息为本人图像,已办理方微本人新的身份证,情况属实。特此证明。”
方微告诉记者,自己当时要求立案,但民警解释是2016年该区域大批身份证换证,信息错了很多,承认可能是派出所工作失误造成的,并且开具了一张证明以证明她是真方微,同时还承诺马上修改身份信息,注销假身份证,对方那张身份证就不能再用了。方微没有再继续追究此事,返回了宁波。
此后,方微听从朋友提醒,将自己银行卡的存款转入到家人名下,也没过问派出所后续的处理。

 

2017年11月

民警称对方身份证已注销 不能再用

 

2017年11月28日,方微的手机上不断蹦出来自银行的短信提醒,密码错误、密码错误、修改密码、注销储蓄卡,几分钟她的一张银行储蓄卡被注销了。虽然卡里仅有几十元钱,但她立刻给银行客服打去电话,提交父母、家庭住址等各种信息后,查到这张银行卡销户地点为吉林省长春市湖西路支行,同时也查到办理人的身份就是“方微”。
方微马上联系家乡派出所民警,对方则表示,身份证已经被注销了,对方肯定不会再使用了,可能上级机关没办完,让她再耐心等一等。

 

2020年2月

警方来电让归案 说她涉嫌诈骗

 

2020年2月11日,在哈尔滨老家的方微接到大庆警方的电话,说她涉嫌一起诈骗案,要抓她立即归案。”方微说,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假方微”惹的事。
方微后来了解到,不久前“假方微”在某电商平台上销售一只宠物猫,一位买家支付了购猫款,却没有收到猫,还被“假方微”拉黑,遂向警方报案。大庆警方根据身份信息,找到了方微。
最后,方微通过网络将自己的身份证信息等情况传给大庆警方,经过报案者辨认相貌,确认涉嫌诈骗的不是她这个方微。大庆警方要求核实具体情况,方微提供了家乡派出所的电话,大庆警方再也没找过方微。
方微再一次去身份证所在的派出所,要立案查办,但是依旧没有立案。

 

2020年9月

突然收到银行信息 信用卡“被补卡”

 

后来,方微打算在宁波购买一套住房,但交齐首付款之后,银行在为其办理手续时,发现了她征信的不良记录。“按照购房合同约定,单方毁约是要支付违约金的,而这条征信记录并不是我的,‘假方微’把‘黑锅’扣在了我的身上。”
2020年9月的一天,方微的手机突然接到一条某银行客服中心发送的短信息,内容大致为方微名下的一张信用卡正在办理补卡业务。方微马上拨打这家银行信用卡中心的客服电话,并告知银行有人冒用她的身份在补卡,客服核对了紧急联络人的姓名、家庭成员等信息之后,确认方微为持卡人。

 

2021年2月

没去过高风险地 行程码变红码

 

今年2月份,方微回到老家过年,一天出行扫码时,自己的行程码显示为红码,地址是在安达市红十字医院。因为红码,方微出行受到限制,也没能回到宁波。此后,方微自己没做核酸检测,但手机里陆续接到核酸检测的结果。
方微去移动、电信公司办理手机业务,但名下竟有多个莫名其妙的号,都不是自己用过的,一些卡因为欠费不能作废,方微只得补交费用,再进行处理。同时,因为失信,方微不能乘坐飞机,每次都得带着派出所的证明去机场窗口解释。此外,方微查找自己的医保卡、房产证也都是与“假方微”互通的。
方微说:“我不止一次把此事反映给家乡派出所,然而等到的却是一张张证明。”方微向记者出示手中的5份派出所证明,除了2017年的一份之外,2020年和今年又开出了四份。

 

2021年3月

得知自己名下多出两段婚姻两个孩子

 

方微在此之前曾有过一段婚姻,今年她找到心仪的另一半,准备再婚时,民政部门联网查到她为“已婚”状况,不给登记。“不用想,肯定是另一个‘方微’所为。”
既然双方的身份是互通的,方微想找找这个“方微”到底是谁。她查到,自己名下总共竟有三段婚姻三个孩子,其中属于她自己的有一个孩子一段婚姻,“假方微”有两段婚姻两个孩子。
3月,方微拿着自己的身份证查到,2016年“假方微”在青冈县民政局与一名王姓男子办理了婚姻登记。方微辗转找到“假方微”的前夫时,该男子表示,他和“假方微”是打工认识的,结婚后生了一个男孩,后来二人感情不和,“假方微”离家出走。“她前夫表示,‘假方微’嫁给他时是二婚,她在大连还有一段婚姻。”今年4月2日,方微从哈尔滨赶赴大连,用自己的身份证在当地民政部门查询得知,2012年,“假方微”曾与一名杨姓男子登记结婚,在2013年办理了离婚登记,双方也育有一子。
最新进展
 警方查到“假方微”是失踪人口

今年2月份,方微终于看到希望,“2021年2月23日,老家公安局决定对此事立案侦查。”
那么,“假方微”到底是谁?是如何冒用身份的?方微从派出所民警口中得知,“假方微”找到了,是从失踪人口信息库中找到的。派出所也因此给方微又开具一张证明。记者看到派出所3月27日出具的证明内容:“假方微”是道外区太平大街派出所辖区人,名叫“修世美”,此人冒用方微的身份办理二代身份证。
对于警方证明,方微感觉疑惑不已,“‘修世美’是失踪人口,如何利用我的身份办理的二代身份证呢?‘修世美’利用我的身份证还做过哪些事?”方微告诉记者:“希望警方能够彻底查清‘假方微’的真实身份,还我清白,因为这些年她的种种行为,我不能坐飞机,不能办理登记结婚……”
 

来源:生活报

编辑: 李健

中国民商产业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文章注明“来源:中国民商融媒体”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民商产业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民商产业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X(非中国民商产业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民商产业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民商产业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中国民商产业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中国民商产业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与本网联系。

中国版权科技创新论坛在京举行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6655-11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c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