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中通快递员的死亡:公司刻意隐瞒病情,去世后还一骗再骗

(中国民商融媒体)2021年4月11日凌晨,弟弟去世了,31周岁,未娶妻,也无子女,留给我们一套铺盖、一堆旧物和余生的悲伤。他原本有希望活下来,但他打的那份工,将他推入死亡。

弟弟生前是中通快递石家庄的一名快递员,他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两年了,离世前18天,日均派件327个。尽管工作强度不小,但他身体没出现过异常,家里中也没遗传病史。

图说:石家庄的中通快递三轮车。

但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却在上班期间突发疾病,网点负责人把他送到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诊断其患上“肠胃湿热症”。他取药回家后,便处于失联状态,并在几个小时后“心跳呼吸骤停”,随即死亡。

他失联期间,我通过各种通讯方式联系不上他,便向陪他看病的公司负责人求助,对方不仅刻意隐瞒了弟弟在工作岗位病发及就医一事,还劝我和家人放宽心。这直接导致弟弟错过最佳抢救时间。

弟弟一生很辛苦,只做过两份稳定工作。第一份在北京地铁西单站做安检队长。2018年,他为照料父母,辞职回到石家庄,做起中通快递员。

这份工作比较劳累,能休息的时间并不多。法定节假日几乎没有,疫情封城期间也未停工。正是弟弟和无数同行的付出,才撑起了现代物流的最终端。

图说:石家庄新冠疫情期间,弟弟的工作证明。

我根本没想到过,弟弟也没跟我提过,像中通快递这种在美股和港股上市的企业,不仅没给他交过任何社保,连最基本的劳动合同都没签。

悲痛未消,我走遍整个石家庄,发现违法用工、偷逃社保的情况,普遍存在于中通石家庄的各个网点。

弟弟的死,不单纯是个意外,也是某个强大的系统的常规操作——在系统看来,快递员或许只是“消耗品”。

弟弟失联后公司说没事,再见时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2021年4月10日13:45分31秒,在石家庄市区工作的弟弟给父亲打了通电话:“我给你和妈妈从网上买了些夏季衣物,今天会送到,收到后回个电话”。

下午17点到18点间,取到快递的父亲给弟弟打去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家人以为可能有事在忙。

但过了一段时间还是联系不上。18点39分,我也开始拨打他的手机,同样无法接通,微信也是如此。弟弟未与家人共同居住,而是在公司不远处租房。

图说:联系不到弟弟。

彼时,谁也没多想,因为他年轻了,没有往坏处想的理由,都以为他工作太累休息了。

20点41分,我拨通了弟弟上班的“中通快递石家庄长安三部”负责人李某光的手机。我与他此前不认识,电话是从“中通石家庄公司”找到的。

在电话里,李某光十分肯定地说,弟弟全天正常工作,没有任何异常,“下午五六点下班的,没人接电话,可能是回家休息了,电话调了静音”。不到2分钟的通话中,他说了30多次“没事儿”,并让我转达给父母“不要担心”。(第一次隐瞒)

有了李某光的答复后,我和父母才安心下来,然后各自忙手头的事情。

快夜里23点时,弟弟的手机还没人接,我便打车去找他。23点16分,我到了他居住的楼层走廊,在门外还听到了“呼噜声”。

由于没有钥匙,我只好用力拍打房门,他的“呼噜”一直没停。无奈,我只好找来开锁师傅,他在23点43分才赶到,2分钟后打开房门。

当时,弟弟的房间关着灯,我打开灯后,看他只穿了一条内裤躺在床上,正在抽搐、抖动,呼噜声是“倒喘气”。我大声呼叫他的名字,他没任何意识,屋内既没打斗、盗窃等痕迹,身上也没外伤。

23点47分,我拨打了120。120在23点56分赶来。医生在屋里抢救时,弟弟的心率为142次/分,但呼吸逐步衰竭,“呼噜”声也消失了。

120医生在屋里抢救了近10分钟无果后,于4月11日00时10分,将弟弟送往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简称省四院,三甲)。

弟弟被抬到救护车上大约三四分钟后,医生说,患者几乎没心跳和呼吸了。

院前抢救病例记载道,“转运途中,患者心率逐步下降,最慢68次/分,呼吸减慢……”

4月11日00时29分,弟弟被送往省四院急诊科,医生告诉我,弟弟送来时已经没心跳了,但他们还是尽力采取了抢救措施。

图说:医学证明。

大约两个小时后,医生让家属在几份材料上签下名字。诊断证明上给出的结论是:“意识不清待查,呼吸衰竭,心跳呼吸骤停”。

在弟弟去世几个小时后,我在电话里告诉了李某光。他有些震惊,但也没多什么。(第二次隐瞒)

4月12日14点25分,李某光来家中吊唁,送了1000元现金。出门离开时,他明确表示此次吊唁仅代表个人,不代表公司。

在家里,我还询问李某光,弟弟当天有什么异常?他再三保证说没有(第三次隐瞒)。这次他还告知我,弟弟离开公司的时间是下午四点(最早说五六点)。

后来,有位来吊唁的朋友提醒我,一定要注意李某光,“因为他两眼通红,几乎看不到眼白了,作为同事不至于如此悲痛,或许此事与他有关……”

我此前虽没见过李某光,可听弟弟讲过,他们关系还行,两人都是1989年出生,他家位于我们隔壁县,算半个老乡。

4月13日中午刚过,我们安葬了弟弟。

负责人一骗再骗,弟弟死在谎言中

由于白发人送黑发人,父母情绪严重失常,我一直在家安抚老人。这期间,我想到李某光对弟弟离开公司时间的说法不同,就不止一次提出让其帮忙查下监控,他说,门口没有监控视频(第四次隐瞒),这对一个存放大量货物的快递仓库来说,显然不符合常理。

图说:李某光后期又说,顶部监控为中通总部的监管摄像。

弟弟去世十天左右时,李某光只是改口称,弟弟不到下午四点离开了公司,其他没说什么。(第五次隐瞒)

4月23日早上9点左右,在弟弟离世第13天,我们去了他上班的地方。我们还是想知道具体离开公司的时间,并收拾一下的遗物。当时,李某光还没到公司。

我们恰巧遇到了弟弟的同事黄某城,表明身份后,黄某城问道:“他(弟弟)出院没?”

这让我又惊又疑。原来,李某光并没告诉大家弟弟去世的事,这让我有些费解。

按照黄某城的描述,4月10日下午不到3点,我弟弟在公司出现不舒服的症状,主要是头晕、恶心,呕吐。

后来,弟弟另外两个同事老牛、老姚也证实了该细节。他们说,弟弟身体异常后,还向同事求助,希望送他去医院。可当时正值分拣高峰期,同事并没直接帮忙,而是联系了老板李某光。

通话记录显示,弟弟在(4月10日)14点55分32秒打通了李某光的电话,两人通话25秒。李某光后期承认,弟弟在电话里说身体不舒服,让陪他去就诊。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几个同事就不清楚了,他们只记得李某光和弟弟出了门,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弟弟。

“老板回来后,说他(弟弟)不舒服,看医生后回去休息了。”有同事称。所以,在弟弟没去公司这些天,大家都以为他在家养病。

对于如此重要的细节,我们之前完全不知情,在4月23日之前,李某光也从未提及。种种迹象表明,李某光撒谎了。

4月23日下午稍晚时,李某光回到营业点。我们虽然知道了他隐瞒弟弟发病、就诊的情况,但没有马上说明,而是让他调取监控。

此后,我们才首次看到弟弟去世当天的情况。

监控显示,4月10日早上6点26分48秒,弟弟就赶到营业点;6点28分,他上了一趟厕所,然后开始干活,中间没任何异常。

他上午用了近4小时干完活后,在10点10分离开公司,这时也未见异常;10点11分,他给父亲打了电话,说网购的衣服今天会到。

后来,他应该是回到了小区。优酷账户显示,他一直用手机观看网剧《十二潭》,13点36分退出账户。

13点45分31秒,他在去营业点途中,又给父亲打电话,叮嘱其收到快递后回电话;

13点57分37秒,弟弟到了营业点,准备开始下午的工作,此后约1小时时间,未见异常;

15点02分,他去了下营业点的简易宿舍(同事说,大约在这个时间,弟弟开始不舒服了,他还到公司门口呕吐);

图说:弟弟去的宿舍。

15点03分,弟弟去仓库拿了衣服,然后到院里坐在自己的电动车上;

15点05分,弟弟在电动车上有明显不适,表情痛苦,并趴在车把上试图缓解。此时,同事老牛还过来陪他说话。弟弟又说自己不舒服,想吐;

图说:趴在电动车上弟弟痛苦不堪。

15点06分,李某光回到公司,第45秒,他和弟弟分别骑电动车一起驶出院子。

面对监控里出现的异常,李某光说弟弟没事,至于两人为何同时出去,他解释说,弟弟有事请假回家了,然后他去忙自己的事。直到这时,李某光仍在欺骗。(第六次隐瞒)

图说:李某光(右)带着弟弟(左)一同出门。

后来,我们单独将他叫到营业点门口进行询问后,他沉默、紧张了几分钟后,才道出实情。

他说,弟弟的确在公司不舒服了,他陪他去了附近的“高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诊断医生叫何云嵩(有执业资格)。

图说:弟弟的就诊记录。

15点45分,何云嵩医生给弟弟开出了“肠胃湿热证”的门诊处方,并给他开了药物,共花费57.7元,李某光付的钱。后来,弟弟自己骑车回家,李某光没有陪同。

16点15分45秒,弟弟独自骑电车进入租住小区,看着有些疲倦。

17点至18点间,父亲打不通弟弟的电话。

让人不解的是,弟弟失联当天的20点41分,我给李某光打电话时,为何向我隐瞒发病、就诊一事?这个错误信号,导致我们在23点45分才找到弟弟,前后错过了3个多小时抢救时间。

图说:李某光后面电动位置,便是弟弟生前在公司的最后区域。

李某光的解释是,起初害怕我们家人担心,所以没说实话。就算这次隐瞒非故意,那么,弟弟去世后,为何仍5次进行隐瞒?

虽然李某光明确表示这是自己的责任,愿意承担后果。但从4月25日至今,他没和我联系过一次,这种淡定和冷漠,超出了我对一个31周岁年轻人的认知。

据李某光介绍,他是单亲家庭,一直跟着父亲长大,在石家庄和妻子租房居住。我不清楚他的性格,在他办公桌上,我看到有一本《行为心理学》。

图说:李某光办公桌上的《行为心理学》。

另外,至于具体情况,我们并不清楚。但无法否认的是:弟弟在公司犯了病、负责人带他去就诊、医生做了处方诊断、然后向家人进行隐瞒,最终导致人员死亡。

让人心寒的是,弟弟去世后,中通快递河北方面,无人代表公司来过问此事。4月26日,我们主动联系了中通快递河北管理中心总经理钱模勇(并非提诉求),对方主要意思是,他们是大企业,相关事宜可按劳动合同进行。当我们提出,公司未与弟弟签劳动合同后,对方说了解下,自此没了下文。

5月13日,有媒体采访此事后,当天晚上我接到了自称中通快递河北方面(辽宁大连手机号)的来电,此时距弟弟去世已经33天。

该工作人员问我们“有什么诉求”?我理解的意思就是让我拿弟弟的死开个价,我们当然不会那样做。当对方叙述的事情经过与我们掌握的证据不符后,我们结束了通话。

在处理后事时,我无意找到了弟弟的社保卡,查询后才发现,弟弟是以“灵活就业人员”身份,通过一家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自行参保的,该三方公司与中通快递方面无任何关系。

图说:中通石家庄公司。

那么,“中通石家庄公司”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它与中通快递到底有没有关系?

  

编辑: 李健

中国民商产业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文章注明“来源:中国民商融媒体”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民商产业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民商产业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X(非中国民商产业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民商产业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民商产业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中国民商产业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中国民商产业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与本网联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6655-11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c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