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保德: 价值数亿煤矿产权转让迷雾重重 涉煤领域是否应倒查20年?

   近日,山西省保德县桥头镇桑园村村民集体实名向记者反映,原来属于村里的煤矿,被村干部私自转卖后,协议规定采矿权转让费1150万元,实际上煤矿只给了村委会150万元。原来煤矿租赁村民的40亩沟坝地,也被村干部擅自签署协议,一次性全部征用。土地征用补偿费却一直不知所踪。记者调查发现,山西保德价值数亿的煤矿产权转让迷雾重重,村民利益被无情侵占。

固定资产1400多万的煤矿,资源整合后村民每人分得2600元

  根据村民提供的资料显示:2008年8月6日,保德县金义煤炭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王永春与保德县桥头镇桑园村民委员会签署了一份《采矿权转让协议》,协议规定保德县桥头镇桑园村民委员会将所属8#、11#煤层的采矿权转让给保德县金义煤炭有限责任公司,转让期限至2019年7月8日。按照《采矿权转让协议》规定,王永春需向桑园村支付转让费1150万元(其中还包括2004年合同王永春未付款150万元)。协议规定,款项由2007年至2011年分5年付清。然而,蹊跷的是,村委会并未收到一分钱。

随后,按照山西省政府煤矿资源整合要求,该煤矿由山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整合兼并,于2012年成立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泰山隆安煤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钢举,注册资金5000万元,如今已经发展成为年产240万吨的大煤矿。         

 

 

直到2015年12月31日,桑园村委会才收到保德县拨付的煤矿企业资源整合款150万元。至此,价值数亿元的村属煤矿,在资源整合中,桑园村539口人,每人仅分得2600元。

据一份“原金义煤炭有限公司在资源整合重组资产评估桑园村固定资产一览表”显示,房屋建筑物评估价681.58万元,其它固定资产评估价为737.8057万元,共计1419.3857万元。按照桑园村村委会和王永春2008年签订的《采矿权转让协议》第十一条规定:2004年7月8日至2019年7月8日,王永春新增的设备归王永春所有,而王永春新建的井巷风口、新增井口、地面建筑在合同期满后归桑园村委会所有。

 

 

谁动了桑园村的采矿权转让费?

2016年7月6日,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泰山隆安煤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虎、桑园村民委员会村长李保怀、桥头镇人民政府镇长赵晋,三方共同签署了一份协议。协议规定,自协议签订之日起,废除原来村委会与王永春签署的《采矿权转让协议》,并规定2012年至2019年分8年一次性解决原协议约定的煤炭销售提成(按煤价提成款),按照桑园村每年实有农业人口,泰山隆安煤业支付每人    每年2000元。每年支付村委会10—13万元。2019年后,终止支付。

   协议并未对村委会和王永春签署的《采矿权转让协议》关于1150万元的转让费做出说明。另外又约定,从2020年起,泰山隆安煤业支付桑园村每人每年2000元的采矿权转让费,每年支付村委会130000元,直到煤矿资源自然枯竭为止。而从2008年至2020年的采矿权转让费,桑园村500多位村民应得利益,协议三方均未提及。

据桑园村村民提供的几份举报材料显示,村民对2008年村委会和金义煤业的王永春签订的《采矿权转让协议》表示怀疑。因为当时,山西省的煤矿资源整合已经开始,村委会为何要一次性将煤矿采矿权转让给王永春至2019年,时间长达11年之久。这导致煤矿在资源整合时,桑园村村民损失惨重,本该享受的权益打了水漂。对于2016年三方签订的协议,村民们更是怨声载道,用村民的话说就是“协议里全是要求村民的,对泰山隆安煤矿没有任何制约,全部都是霸王条款,尤其是关于征用40亩沟坝地的补充协议”。

以租代征建煤矿,部分建筑被指违建

 

 

村民所说的40亩沟坝地,是指煤矿占用的桑园村早年修建大坝淤积的沟坝地,之前是桑园村几百人的口粮地。2004年王永春承包煤矿后,就从村民手里将40亩地以租赁的形式占用,据2008年签订的《采矿权转让协议》约定,王永春一次性支付村民租地款、青苗款共计65万元,修建主井、副井场地煤矿地面建筑,租赁期至2019年7月8日。并约定,地面建筑到期后属于桑园村委会所有。

    2016年7月26日,桑园村委会李保怀和张继明与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泰山隆安煤业有限公司张钢举和王海峰签定补充协议,约定原《采矿权转让协议》中租赁的40亩沟坝地,变更为一次性全部征用,征地价格按照付款时政府文件为准,并规定煤矿最晚于2025年12月31日前一次性付清征地补偿款。协议还约定,如遇煤炭市场疲软,煤矿经营困难、资金紧张等其他因素,双方协商同意后,可适当延迟支付。如此协议条款,可谓奇葩,难怪村民怨声载道。

据村民透露,40亩沟坝地是全村人的口粮地,之前一直是村民生活的重要来源。后来被租赁占用时,村民协商按人头平均分配,虽然不多,但细水长流的话也能解决村民的生计问题。原来的租赁被村干部擅自变成了征用,征地补偿款还不知道何年何月能给?煤矿如果经营困难、资金紧张是不是就一直拖着不给了?还没经国家批准征用的耕地上,是否能够修建永久性建筑?这些建筑属不属于违建?

山西煤矿资源整合涉煤领域是否应该倒查20年?

煤炭资源涉及极大的利益,极易成为腐败的温床。2020年,内蒙古自治区在国内率先提出涉煤领域倒查20年,仅3个月,内蒙古已有四十余名处级以上官员涉煤落马,其中不少还是退休官员。“别说一千多万,一个亿都有”落马官员的言论令外界哗然。

    2009年山西省开始煤矿资源整合,根据相关部门制定的方案,本地私营的煤矿企业必须与国有企业整合,或整体出售、或折价入股,但只能参股不能控股。山西煤矿重组被认为是又一次资源领域的“国进民退”。按照此前的重组规划,山西煤矿数量将从2000余家压缩到100家左右,“煤老板”成了历史名词。在煤矿资源整合中,行政权力的重要性空前高涨,几乎可以决定一个煤矿的生死存亡。俗话说“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山西煤矿资源整合过程中难以避免会发生腐败现象。

    如今山西省煤矿资源整合已经过去了20年。就如《中国纪检监察报》对内蒙古此次整治工作的评论:反腐败不存在“既往不咎”之说,只要违犯党纪国法,即使时间再久远也必将受到惩处。那么山西煤矿资源整合涉煤领域的腐败是否也需要来一次倒查20年?甚至是30年?我们将拭目以待。

此前,《法治周末》报道称,山西省保德县南河沟乡扒楼沟村价值2亿余元人民币的国有煤矿,2007年却以37 .5万元人民币“贱卖”,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引起社会各界关注。据了解,山西省保德县南河沟乡扒楼沟村煤矿于1958年成立,属地方国有煤矿。2007年11月,价值2亿余元的该矿被保德县经济贸易局以37.5万元人民币拍卖,卖给了张怀保、徐建军、兰金明三人,此三人成立了山西晋保煤业有限公司。2009年9月,张怀保等股东转手将37.5万元购得的煤矿以2 .6亿元的价格再次“转让”给神达晋保煤业。而买受人之一的张怀保是原保德县安监局局长李新生的内兄。

   随后,山西省忻州市新闻办发布消息,日前,网媒刊载的“山西保德价值2亿国有煤矿卖37万余元”问题,忻州市纪委已调查结束,对时任矿长张明孩、原县经贸局长王玉琳、忻州神达能源投资公司副总工程师康平、原副县长何荣寿等四名相关责任人,分别给予留党察看、党内严重警告等处分。

来源:法网

链接:http://www.sdfll.com/reping/1636.html

编辑: 李健

中国民商产业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文章注明“来源:中国民商融媒体”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民商产业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民商产业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X(非中国民商产业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民商产业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民商产业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中国民商产业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中国民商产业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与本网联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6655-11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c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