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安温泉产业园:假流转真圈地 数千亩农地被侵占

b1ac5fa286704f708e1029f70da7f8c2

固安温泉新城

■中房报记者 樊永锋 河北固安报道

固安,京南小县,隶属河北省廊坊市,坐享环京房地产红利,亦催生了畸形的土地财政。

“维权难,维权难,承包地被霸占,谁能要回土地权,一说土地叫流转,强征耕地十五年,村主任胆包天,私自签字卖地权;讨产权,讨产权,这比登天还要难……” 固安县温泉园辖区南宋村村民对集体土地被圈占发出无奈嘲讽。

固安温泉休闲商务产业园区位于固安县南部,成立于2010年3月,是河北省唯一批准设定的温泉休闲产业园区,规划面积50平方公里,辖22个行政村,总人口29176人,耕地49970亩,历经十年发展初具雏形,与新兴产业示范区、固安工业园区一并成为固安县屡见报端和政府工作报告中亮眼的政绩名片。

但在其华丽身影背后,掩藏着当地民众的不满:“县政府借流转之名强占数千亩耕地,高价出让进行房地产开发,失地村民仅拿到几万元的流转租金,生活困顿”。

2021年6月末,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在独流村调查发现,约4500名村民名下已无耕地。村庄被圈占土地的围挡包围,围挡内是已经出让并撂荒多年的耕地;曾经的耕地部分变成新建公路及大片绿化地块,其余部分则被开发为以温泉为噱头的别墅、高层住宅、度假酒店等地产项目。

独流村四排村民张某德,年近八旬,质疑当地村委会及固安县政府部门存在违规征地行为,多年来实名举报、逐级信访、多次行政诉讼,依然未能换来积极回应,“目前在等最高法的开庭通知。”

让他不能释怀的是,“我们四排8个生产队3000多亩土地被村委会强行流转,签订16年土地经营权流转协议,后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政府转手卖给地产企业进行房地产开发,村民仅拿到3万元/亩的租金,断了生活来源。”

对于当地村民反映的温泉产业园区土地征收问题,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曾先后三次采访固安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固安温泉休闲商务产业园管委会、固安县人民政府,至截稿前均未得到回应。

土地流程程序简单粗暴

独流村村民回忆称,2010年12月末,村委会以配合温泉产业园开发建设名义启动土地流转,过程简单粗暴。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3月,经固安县委、县政府批准成立固安温泉园区工委,2011年7月被河北省政府批准为省级开发区。温泉园区意在以京津冀协同发展和新机场建设为契机,充分发挥园区的区位、交通和温泉资源优势,大力发展旅游、养老、文化创意等服务产业,努力打造固安南部温泉新城。

2010年,固安县政府先后与天赐、国世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三盛集团)、锡华、省建投、华夏幸福等8家企业战略投资商签订了区域开发协议,计划总投资416亿元,园区成立后招商引资企业先后投资开发了河北省建投农业科技产业园、长林农庄、新奥来康郡、华夏五彩京南温泉小镇、国世通新新温泉小镇、香港天缘兆业沐兰小镇、天赐温泉、臻福园养老基地等亿元以上现代服务业项目,给固安县贡献了重要的土地财税收入。

然而,温泉产业园区工委组织的征地过程,却不像当地政府宣传的“为推动农村经济发展,改善村民人居环境,提高村民生活水平”那样美好。

独流村村民追述,2010年12月底启动土地流转,“过程简单粗暴”。

67c973b69fae453d9a58a4c793322a45

独流村土地经营权流转协议书

独流村,地处温泉产业园区核心区,共有四个自然村,分别是一二三四排(生产小队),合计约4500人,2010年12月底,独流村原党支部书记籍某强(因职务侵占罪,现已开除党籍、撤销党支部书记),伙同各自然村村委会负责人,以土地经营权流转协议,流转费用为3万元/亩,外加2万元安置费、2000元/亩青苗补偿款,将独流一排约1700亩土地、三排2600余亩土地、四排3000余亩土地,通过签署“土地流转协议”的形式,将近8000亩土地假流转真圈占,转手出让给三盛国际、新奥集团进行房地产投资开发。

让独流村民印象深刻的是2013年5月30日,独流村委组织四排土地流转商议未果,与四排村民客某涛发生口角,村委会雇佣的征拆人员将其殴打致死,并将其父客某成、其弟客某洪打伤。事后独流村委会和当地政府施以重金安抚当事家属,最后不了了之。

迫于压力,至2013年底,多数村民签署了流转协议,近8000亩土地顺利征收,开发企业陆续进场,大兴土木,开发建设高层住宅、别墅,挖掘人工湖,肆意毁坏耕地。

期间,独流村村民曾多次阻止开发企业施工作业,均被当地公安部门以扰乱公共秩序予以制止。

2015年,村民从开发企业获悉,该村流转土地多数被三盛集团、新奥集团摘地,而不是单纯经营权流转,村民与他们世代耕种的土地再无关系。

之后,村民先后质询独流村委会、温泉管委会、固安县政府,得到同样的答复:“开始就是征地,不是流转”,手上拿着流转协议村民如梦方醒,土地被骗征。

据村民提供的《土地流转协议》显示,甲方为独流村委会,为推动农村经济发展,改善村民人居环境,提高村民生活水平,经河北省人民政府批准,根据固安温泉园区发展需要,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法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和《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管理办法》等法律、法规有关规定和国家关于土地流转的相关政策,本着依法、自愿、有偿、平等的原则,经双方协商,订立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协议,单价3万元/亩,至2028年12月31日止,协议到期后,根据国家相关政策对村民另行安置。

流转协议仅有村民签字和村委会盖章,并未签订日期。“多数村民手上的流转协议没有签订日期”独流村一排受访村民表示。

据独流村组织集体诉讼代表王某海确认,新奥集团(新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新奥地产)实际圈占约6000亩地,三盛集团(国世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国世通地产)圈占约1700亩土地。

就此,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曾致电新奥地产,工作人员明确表示不接受采访;国世通地产工作人员表示“三盛国际城项目用地走的是正规审批流程,不存在少批多占的情况。”

2014年,为遏制土地流转环节中的违法行为,国务院下发《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通知要求,严禁借土地流转之名违规搞非农建设。严禁在流转农地上建设变相建设旅游度假村、别墅、私人会所,严禁挖塘栽树及其他毁坏耕种条件的行为,坚决查处通过“以租代征”违法违规进行非农建设的行为。显然该通知未能遏制固安温泉产业园假流转真圈占的行为。

颇为讽刺的是,2017年廊坊市政府下发《廊坊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进一步严格土地管理规范农用地流转严防假借各类名义圈占土地行为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市县园区涉及流转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进行调查、摸底,并建立台账;对清理规范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行为工作不力的,县纪检监察部门将对所在乡(镇)、园区进行问责;对违法用地案件严查严办,坚决做到摸底到位、拆除复耕到位、罚款没收到位、追究责任到位;另一方面县职能部门联合打击违法用地、违规流转行为,按照“既处理事、又处理人”的原则,严肃查处各种违规现象,坚决纠正以非法强制手段实施征地拆迁、撂荒耕地、“以租代征”圈占土地等违法行为。固安温泉产业园在此轮整治风暴中安然无恙。

时间到了2020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坚决制止耕地“非农化”行为的通知》,对违规占用耕地绿化造林、挖湖造景、从事非农建设、违法违规批地用地(各项建设用地必须按照法定权限和程序报批,按照批准的用途、位置、标准使用,严禁未批先用、批少占多、批甲占乙)。

并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要组织有关部门全面开展耕地保护检查。结合2016-2020年省级政府耕地保护责任目标考核,对本地区耕地及永久基本农田保护情况进行全面检查,严肃查处违法占用和破坏耕地及永久基本农田的行为,对发现的问题限期整改,对履职不力、监管不严、失职渎职的领导干部,依纪依规追究责任。

虽然严禁农地非农化的政令频出,但是独流村及温泉园区周边村民并未沐浴到相关政策的春风。他们曾多次实名举报、并逐级信访寻求廊坊市到河北省政府的关注,但多次石沉大海,逐渐消磨了他们的信心。

打不赢的行政官司

在多年信访无望后,独流村村民联名将固安县人民政府、温泉园区管委会及各村委起诉至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省高院,仍未获解决。

2016年独流一三四排村民,分别联名起诉当地政府及村委会,并将新奥集团、三盛集团下属开发公司列为第三人。

其中独流一排诉讼以2013年第三人与村民签订了《土地流转协议》,协议中第二条约定:“承包地承包经营流转的期限和起止日期:土地经营权流转期限为16年,从签订协议之日起至2028年12月31日”,第三人又与村民签订了《村民安置补助协议》。现涉案土地正在进行建设,均为别墅、楼房等永久性固定建筑物或被荒芜。

村民多次与作为诉讼第三人的两家公司沟通,但阻止违法施工未果,2017年在诉讼庭审中,村民方才得知县政府于2013年5月17日发布过公告,征收独流一排村28.3415公顷(合计424.7175亩)土地,目前实际征用了独流一排村约1700亩,被告少批多征的行为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为保护土地及原告的自身合法权益,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b3637d56cdcf461ca20e3a9dc4db4799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独流村一排村民诉讼少批多占的裁定书

2018年,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行政裁定书判定:独流一排109人起诉固安县人民政府少批多占1700亩土地恢复原状,属诉讼请求不明确。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称,返还多占独流村土地并恢复原状的诉讼请求不属于人民法院行政审判权限,遂驳回独流村109人的起诉。

独流三排、四排的行政诉讼同样被驳回,后村民申诉至河北省高院,基本维持原判。

庭审答辩期间,独流村民根据固安县政府提供的部分征地批文做了统计“明显存在少批多占的情况。”

其中河北省建设用地批复文件冀征转征函(2012)121号关于固安2011年第九批次批复中涉及独流三排1.6512公顷、四排9.0154公顷;(2012)372号建设用地批复文件中涉及独流三排7.4156公顷,独流四排11.9176公顷;(2012)1060号建设用地批复文件中涉及独流三排6.6666公顷,独流四排6.6666公顷,三个批次合计征地43.333公顷折合649.995亩,由新奥集团摘得,“然而实际情况是新奥集团圈占近6000亩土地,通过化整为零,部分土地获得批复。”

冀证挂钩转征函(2012)57号关于固安第一批次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项目建设新区土地转征收储批复用途为宅基地用地,涉及独流一排11.3049公顷,独流四排151793公顷;(2013)53号2013年批次增减挂钩批复中,开发用地为住宅用地,涉及独流一排28.3415公顷,独流四排0.1743公顷,两地块共计批复55公顷折合825亩,由三盛国际摘牌,“三盛国际实际圈占约1700亩,建设多为独栋别墅、联排和洋房,剩余部分圈而未建。”

“综合5个批文及固安县政府征地公告显示,新奥集团和三盛集团占地98.333公顷土地,折合1474.995亩,这两家公司实际圈占了近8000亩土地,政府只给村民3万元/亩流转费用了事,从未告知是征地补偿。”独流四排多位受访村民说。

“房地产城市包围农村”

独流村村民虽在坚守,却似“螳臂挡车”。

独流村庄所在地早已被政府出让给开发企业三盛集团,村民却浑然不知,临近的回迁安置小区已建成,入驻时日未知。“若搬迁至安置小区,县政府、温泉管委会就需要回答土地征收的问题,所以温泉管委会不敢贸然组织搬迁。”独流四排村民说。

对此,中国房地产报记者曾就此问题约访温泉管委会,被告知相关领导正忙于疫苗接种工作,无暇接受采访。

d5f115096258482e9c610cc9bfc20615

固安县人民政府关于独流村征地补偿公告

与独流村因失地后焦灼不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温泉园区内的开发建设逐年提速扩容。

据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12月20日,投资16亿元的天赐温泉开发项目在北京举行签约仪式;2010年4月30日,廊坊县人民政府与国世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廊坊国际饭店举行项目签约仪式。由国世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投资35亿元建设的空港新新温泉小镇项目落户温泉园区;2010年6月18日,在廊坊国际饭店固安温泉休闲商务产业园区6个超30亿元的入区项目集中签约。

当前,温泉商务区内比较有代表性的两超级地产大盘三盛国际城与新绎·来康郡初具规模,后续的开发建设速度不曾减弱。

由于固安温泉园区始终把对接北京、融入北京作为发展定位,通过洽谈会、网络等多种形式对外宣传、推介,提高园区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以至于固安牛驼镇的温泉别墅、洋房、高层住宅的宣传广告遍布网络。

据公开资料显示,新绎·固安来康郡项目是新绎控股集团(新奥控集团控股)旗下的新绎文化、健康、旅游、置业、农业五大板块共同开发。

项目整体规划占地规划占地3600亩,分为长者会员社区、精致文创农业旅游示范区(景区配套儿童主题商业)、上水颐园健康居住三大板块,其中地产板块规划产品形态有汤泉叠墅、高层、合院、洋房等产品业态,分多期开发建设,其内部配套有温泉、开新俱乐部、温泉酒店、健康调理、七修公园、七修书院、大湖、垂钓区、健康食堂、3D儿童体验区。

据独流村村民介绍,该项目所占3600亩土地多数为独流村四排集体农地,其地产部分有审批手续的合计仅有约650亩,“明显属于少批多占”独流四排张姓村民说。

三盛国际城,由三盛集团子公司国世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建成,有审批手续的开发地块面积合计825亩,规划产品以类独栋、叠拼别墅、联排别墅为主,一期已售罄,在售为二三期。“三盛集团实际圈占约1700亩,土地款已缴纳县财政部门,部分土地手续迟迟未办理,开发企业对此颇有微辞。”据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

管中窥豹,固安温泉产业园内大规模房地产投资开发建设,仅是固安三大园区攻城略地开发建设的一个缩影,以2016年、2017年为例,房地产投资为固安GDP贡献颇多。

固安201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6年全县累计完成社会固定资产投资213.8亿元;房地产投资103.8亿元,同比增长29.7%;占全县固定资产的48.8%。2017年,全县累计完成固定资产投资247.2亿元,房地产投资114.4亿元,同比增长10.2%,占全县固定资产投资的46.5%

此后,再难以公开检索到该县的房地产投资开发数据。卖地收入虽然不是当地政府“土地财政”的全部,但是通过出让土地进行招商引资、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促进房地产市场的发展,进而带动地方税收收入增加的模式已经形成。

以土地为撬动经济快速增长基石的模式,给当地政府带来高额的财政收入。2016年固安县全县财政收入完成80.9亿元;2017年财政收入完成98.5亿元;2018年财政收入86亿;2019年财政收入完成96.2亿元,总量居廊坊市第一位。

在固安县近几年亮眼财政数据背后,是独流村村民苦等全国最高法院开庭、期冀维护自身合法权益而奔波的身影。而这仅是固安三大园区快速发展衍生土地问题的一个缩影。中国房地产报记者将继续关注。

编辑: 李健

中国民商产业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 文章注明“来源:中国民商融媒体”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民商产业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中国民商产业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X(非中国民商产业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中国民商产业网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中国民商产业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中国民商产业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中国民商产业网不负责任。 6. 如因版权和其它问题需与本网联系。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400-6655-11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c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